在雨中消失
在雨中出现
从湖畔到山谷
爱以变幻莫测的面孔出现
而我却不可逆转地被雕刻在你神秘,深沉和正在融化的石壁上
等待未来的某天
一个灵魂幻化成精灵的人 
用时空之钻
敲琢开紧密尘封的心脏之壳
揭示那些被斩断的史前的激情
宣布被遗忘的文明还在无休止的动荡
历史在沸腾的暴雨中苏醒
华丽而壮观的戏剧复现
删除或者保存变成不可质问的悖论
最后终于醒悟
被时间定格的
不仅仅是完美的视觉轮廓
还有转瞬即逝的存在

虚拟的透明在一层层斜风细雨中
划上永无止尽的问号
/////////////
T.A.M. P Ls, E R.

落樱辞

清晨雾掩浓香,

隔窗独念寒鸯,

鹤来不识尘世黯,

云梢落雨明空淡,

小酌私祭无人堪,

春风又拂清玉案,

念去去,

樱舞粉散,

东去惊涛拍岸,

暖霭漪涟几时还?

习惯了记录反向的事物,在神经频繁升级时候却忘记了那些真正重要的细节。

此处毫无象征,但是无须点明的一个道理便是他每次的到来就会在此地泄露一番。

而现在,这个到来没有任何象征却充满了意义!当生命活在此中时候,生命才真正显示它的存在,当身体感觉到时间灵动的声音时候,生命才真正开始存在。但是我偶然的发现,灵魂被折磨的状态却是能量需要被释放的奇点,这个词汇从天文学到心理学,无论任何角度都被适当地插入成为其中的一个和谐分子。

它是被全世界撞击的原子核,忙碌于几何的理性和充满激情的神之间。

它从巨大的混沌中来,无法制止的活跃的神经冲撞着另一个陌生和新鲜的边缘。

它是爱的发生体,在紧凑和深沉的呼吸声里制造稠密的奴隶。

它用深邃的蓝色宇宙捕获被冷落的灵魂,它在拒绝于接受之间没有设置任何交接面。

它准确地在秒针上旋转,它是最完美的时钟,它有着相同节奏的飞舞的神经。

它无可比拟,任何一种结果都是令人满意。因为在确定里,危险的存在系数小于零。

—|如果前者如途中偶遇的长满毒刺的孤独的灌木,因好奇心的驱使而尝试了它鲜艳却充满酸涩的果实,令我头晕目眩却未能及时获得解药|-

+|那么后者是从太平洋海岛飞来的军舰鸟,停歇在充满阳光的市中心广场上悠闲地张望,翅膀和羽翼里站满了夏威夷海滩椰壳味道,时刻让我呼吸着神奇异域带来的自由预告|+

49 个轮回的暴风雨

白与黑循环的毫无疏漏

偶然发现自己的癒合节奏

不可思议的如此紧凑

 

浓稠与空旷的雨后

稀有灵魂被疯狂的抢购

潜水钟下我梦想着蝴蝶与庄周

释放这可怜的囚犯吧,如果爱是沉默的等候

 

春夏秋冬春尚未被解构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寂寐尔,却道文字残骸依旧

知否?知否?时间之后的绿肥红瘦.

这个词的试用或许非常确凿地表述那些已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的事情,最近大脑更新速度极快,或者生命的改变速度也如此,如此的深感时间的紧迫性从某某君从瑞典下行到瑞士来见我的那一刻被非常清晰的提炼出来,或许从那时候开始,我有了significant moment 的预感,并且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这并不是心血来潮,但也不排除因为对某些东西的欲望过度而导致判断失误的发生,但是或许思考过多使人迷惑,逐渐的被不可知论笼罩的现实享乐主义在这个时间机器充塞的城市弥漫。

或许,在某个奇怪的时刻,这些生命的胶片被刻录:

被唐突而奇怪地被村庄和森林邀请/恐惧地拒绝和小心翼翼却有满心好奇地接近/但是却错过了被怠慢的勒芒湖的潮汐/稍候不久的对斯德哥尔摩的长谈/直接地感觉到的某种对方内部的阻塞/迫不可待的途中定点称述/直击神经的面对和眼神的冲撞/飞驰的摩托车以及扭身直面的灵魂的震颤/手指在腰间的微触导致的化学药剂海啸

直到间隔一段时间之后/微微的亲昵的表达/遂即发现的自然而神奇的荒野和静谧的河流/以及需要努力超越现实来构建的对科学政治的想象/安静的听取在忍耐中磨练出来的坚强的意志/对某种神秘和极度精致的追求/这种追求使得它自己本身也对此非常敏感和具有洞见/在从林中漫步躲闪日光却被过度宠爱的老鼠/河道上匆忙划过的红色汽艇而导致生态环境的破坏的想象/偶然的植物树杆的堆彻被充满想象的大脑设置为艺术品/荒废的垃圾处理厂建筑在黄昏的霞光中被安静地被欣赏/忽然一起享乐在一群被自然包围,遗忘于铁栏中的上世纪的电脑和垃圾筒/毫不掩饰的隐喻/在迫不及待的对话中毫无阻挡的对另外一个宇宙的好奇/触摸植物叶子的瞬间他的神经与世界相通了/船舶厂房喧闹的声音和遗弃集装箱的游泳池的设想/植物也开始有丑陋和美之区别/食物,毫不华丽的食物/研究智慧鸟类求爱的表达/红色的果实和超过其体型巨大的鸟造建筑/你向我展示的自然的神奇却是使我被吸引的/难道这是平行性的表达或者心理折射反应测试?/第一次迫不及待地想要独自存在/午夜的狂风暴雨/红色雨衣和返回数次的马以及温暖的询问/前苏黎世的置疑/后苏黎世的目的性和偶然性破裂/被逐渐冷却和遗忘的前爱/不可信任毫无稳定性的未来的放弃/这是个比任何选项都吸引人的抉择

主动的邀请和更主动的回应/准时而适时的出现/丝毫不掩饰的混乱和对精致事物的喜爱/难堪的细节被关注和审视了吗/斯德哥尔摩被听见了吗?/你的需要造成了恐惧性海啸了吗?/结果一天一天在膨胀是吧?/真实的楼层在动摇你感觉到了吗?/直到某天你在这之间穿插/发现某人已经被你的窘境开始了不耐烦/你聪明地而毫不犹豫地斩断/决定开始新的旅程/你大胆的尝试挑衅的词汇和绚烂的颜色/用魔鬼的把戏开始尝试你的新鲜猎物/那群毫无抵抗力的人类啊/终于被这个古怪精灵的外星人俘虏/无法舍去/化学药剂在午夜的静谧的空气中散发/谁也无法抵挡的辐射/想要尝试吗?这致命的甜蜜的毒液/梦中魔鬼被唤醒/闪烁着红色的光/祭台上prometheuse 式的巫术被实践/一切都极可理喻的状态/在无法猜测的神秘的预言/无法控制的欣喜/还有那些纸堆间瞬间被遗忘的记忆和被划上终止符的时间/你在等待…等待…迫不及待…想要走进龙卷风中心的冲动/或者被智慧暗示过的,被故意制造出来的欲擒之而不得的紧迫的神经/片刻都不能等待的想要被实现的想象…终于…这一刻来临了..。人造significant moment!

在生物被蹂躏的图像面前他厌恶的表情比任何完美的罗马雕像都闪烁着伟大/(9.13–>)红色的记忆唤醒着下一个会面的异喻/颤抖的灵魂在体验最完美的对自然的表达/从身后绕过你的脊梁/迫不及待的反馈/步步击退的进攻/不可抗拒的磁场/在粉色酿制的液体中融化/在视觉对身体的放射性刺激之后身体的欲望被唤醒/沉没的的礼仪和被遗忘的外界/从敞开的窗户上的仰视看见的黑色夜空模糊的星光/被黑色吞噬的屋顶/诗性与爱被释放/不可反抗的眼神/从春夏秋冬春进入的视觉到谋杀者的隐秘而疯狂的爱/未被完成的想象/它跌倒了/在化学药剂中/在黑色塑料的包裹下无法反抗/它自愿地被纳入/它在靠拢/从轻微的接触的初浅判断到深度融入之间无法脱离的磁场/背叛的律师在抗议/在妥协/在承认/被释放的爱在粉色的自然液体中被酿制/陷入柔软的遗忘里/世界被颠倒/造成的生物性地震未能被探测到/它的神经麻木/行动自然/气氛没有制造任何逆向和叛逆的痕迹/泰戈尔在在空中飞过/不留下任何痕迹/1984 被搁置/未来字典开始倒数/我在被征服中无心参与/互相之间的妥协是最好的爱的见证/没有异样没有模仿没有强制没有虚伪/人类被创造那一天开始/灵魂就占领了最高位置/你在叹息吗?这现实的未被也不可被模拟的史诗/用书籍堆彻的城墙把你的一切抵抗打败/这是最好的武器/没有任何比这更犀利/轻微的动作没有任何不便/开始在神经末梢做最好的生物试验/你无法分辨了吧/没有噪音的纯白世界/时间被他们停止/在顶空/红色和蓝色的被撤除/对视的无语以及自然的传达/并不需要焦躁的等待/它懂得一切自然发生的规律/第三次的正面接触/从内部的轻吻开始/完美无缺又仿佛唤醒陈旧记忆的神经在摇晃着/不可控制的被介入/自从某领域承认自主权以来/这个被赐予的权力被完全的享受/畅想这从未体验过的自由和欢愉/进入时空穿梭之途/直抵灵魂重点/你感觉到被周围的力量所抵制/抵制力量的快感在身体里蔓延/知道这些生化植被在2个灵体中蔓延/混沌初开的五颜六色被打翻/潘多拉在室外歌唱/来自地底的海啸从白色的地平线上升起/雾气在翻滚/直达海平面的终点/海市蜃楼被它点燃/舰艇来往互相攻击/麻烦制造者在释放尽可能的有毒物质/这些毒物终究有一天会反被自己吞噬/但是她毫无防备/这个城市是备受攻击的疆域/征服者自以为是的大脑在炫耀自己的结果/他们失败了,被爱击败/从领头者最后的史诗般的嚎哭中,从伤者被爱的呻吟中/普罗米修斯之史诗在上演/莫扎特躲在盛满水果的桌子下狂笑/第九区宣布为最后的非人类集居地/荣格在哭泣/盖娅完成了她的使命/从四面八方转向而来的爱的浓雾在隐喻的陈述中弥漫/我闭着眼睛吮吸这着你灵魂的一切/探路者的背囊被酒精装满/神父的倾诉被某个隐形的灵魂所扮演/知道阳光照满地狱时候/神灵才会放弃/封闭的灵魂被释放/安静地躺倒在白色无边的地平线之上/舰艇从阿基米德的镜面反射出的火光中被燃烧销毁/军队在疯狂的厮杀中停止和安静下来/寂静之神开始神秘地宣布战争的结束/战车在战壕中呆滞/忽而的抽搐而导致的小型地震刺激着媒体的另一敏感的神经/直到最后/他开始一如既往的担忧/某人在轻微的反问中妥协/另一个征程开始/ 从某时某刻到至今/那只在黑色寒冷中紧握胸口的重叠的温暖的记忆/划上了漫长的休止符.

我在潜水钟下数着秒钟走过的痕迹/舔尝着被忽如起来的暴风骤雨的分裂与癒合的节奏….

—>/癒合节奏/

习惯性的/官方的申明/夏天结束了/本来就是个荷尔蒙充斥的/自愿性强暴/互相好奇而相互获益的关系/掺杂着爱/危险而刺激的/被压力挤破躯壳而释放出的/逐渐积蓄和容忍/而在最后一刻爆发的不可修复的斩钉截铁的决定/这个极具破坏性的决定却也不是偶然发生的/一个不可击败的几经冶炼的大脑/在100天之后划上句号/游戏规则很清楚–>不要和我玩暧昧模糊关系,yes or no! 如果没有任何清晰表态却不以认真的设想未来/那就会被我的时间之剑刺伤/所有人都不可设防地中了恒星之毒/就如好奇的昆虫怕进猪笼草/或者贪食的蛇因为吃了太多味精而化学中毒一样…/ 甜蜜和容忍是测试对方自尊和人格的最具有弹性的武器.
不请自来者最好把傲慢和无知藏在内脏深处!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